当前位置:主页 > 果蔬连连看 >

畑野浩子郑州雾霾红警有高中未停课 教育局学校

类别:果蔬连连看 佚名 | 人气值:
畑野浩子郑州雾霾红警有高中未停课 教育局学校有自主权

  近日,河南郑州一直被雾霾笼罩,多次发布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。

  郑州市教育局自2016年12月以来,已经因雾霾发布了5次停课通知,其中3次明确要求“全市中小学、幼儿园停课”。

  但一些郑州的高中在读学生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反映,一些高中并未完全执行教育局的“停课”通知,学生在重污染红色预警下仍正常上课。

  对于学校不放假,有学生调侃道:“别的孩子是花朵,我们是天生的绿萝。” 也有一些高中生在郑州市教育局的官方微博下评论、吐槽,或者呼吁教育局督促学校按通知要求放假。

  1月4日,郑州雾霾红色预警持续,全市小学及幼儿园已持续两天停课。图为一所小学校门紧闭、校园内空旷无人。 视觉中国 图

  然而,家长对于“雾霾假”的态度不一。2016年12月,郑州一中一名家长在家长群里发公开信,指责学校和教育局因雾霾而停课,是“牺牲学业、误人子弟”。但也有家长认为,“身体比学习重要,放假两天并不影响成绩,反而郑州的雾霾会严重影响健康。”

  南京大学环境学院院长毕军认为,停课对于防止雾霾危害并没有作用,“在家还是在学校其实在物理意义上是没有价值的”,停课只是代表一种态度,不代表不停课的时候孩子就是安全的。他还指出,家长不应过分恐惧雾霾,但应尽量让学生在室内活动。

  郑州一些中学在红色预警下继续上课

  1月3日,据郑州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,全市的PM2.5值达到了每立方米349微克,属于严重污染等级。

  此前一天,郑州市教育局在官方微博上,发布了全市中小学和幼儿园停课的通知。

  但1月3日,郑州市第七中学高一的张羽仍在学校上课。“我现在肺疼,现在准备吃药了。”张羽说,自己从小就患有肺炎,2日咽炎也开始发作了,但学校没有停课,她只能带着药来学校。

  此前一个月内,郑州市教育局已发布了3次涉及中学停课或调整课时的通知:2016年12月19日要求20日、21日缩短在校时间,12月29日要求30日停课,2017年1月2日要求3日停课。但张羽称,自己所在的郑州七中均依旧正常上课。

  “这次雾霾实在是太严重了,我们学校的学生只能一起在教育局的微博下面反映,学校终于同意元旦假期由1天延长到2天。”张羽说,“原本学校计划元旦仅放(12月)31号一天假,但学生反对意见太大,临时决定1月1日和2日也放假。”

  但1月3日,即使教育局发布了“全市幼儿园、中小学停课”的通知,张羽他们还是按时开学了。

  这一天,就读于第十九中学高三的陈亮仍在上课,他说,1月1日(周日)就已经返校,“高一高二的放假了,但我们还是继续上课,我们问老师,为啥不给我们放假,老师解释说是因为我们12月30号就已经放过了,这次就不放了。”

郑州教育局官方微博幼儿园、小学停课通知截图

  有学生吐槽“别的孩子是花朵,我们是绿萝”

  像郑州第七中学、第十九中学等未放“雾霾假”的学校并非个例。1月3日,澎湃新闻询问了郑州十一中、四中、十二中、二中等八所学校的学生,皆表示学校并没有放假。

 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中学高二学生许正林告诉澎湃新闻,学校发短信通知初中部、高中部当天正常上课,但停止室外体育课及室外活动课。

  “雾霾天室内如果没有空气净化器并不会比室外少多少,而且我们要去饭堂、办公室,其实一直都处在吸霾的环境里。”许正林说,现在班级里已经有几个学生出现了喉咙痛、咳嗽的情况。

  张羽调侃道:“北京雾霾300(PM2.5)就放假了,我们雾霾爆表了还得在学校蹲着。别的孩子是花朵,我们是天生的绿萝。”

  对于“雾霾假”,也有学生持反对态度。

  郑州第七中学的一名学生在郑州市教育局的官方微博下评论称:“七中能不能别放假了,就要期末考试了,期末挺重要的,既然不能根治雾霾……”

  郑州第二中学高三学生梁欣欣对此也表示赞同:“我们现在学习压力挺大的,而且住在学校,学校三天两头放一天、两天的假,我们既不方便回家也没法上课,还不如不放。”

  家长们对于放“雾霾假”的态度也是意见不一。

  “我觉得放假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学习那么紧张,学校总是放假,孩子的学习计划都被打乱了。”郑州市一名高三学生的家长陈女士认为,“雾霾假”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,“(如果)以后雾霾越来越严重,是不是孩子都不能上学了?”

  近日,一则“家长在郑州某学校家长群里公开指责学校放‘雾霾假"的截图在网络上引起议论,该家长认为“雾霾停课是牺牲学生的学业、误人子弟,强烈要求高中不停课,或停不停课由学校自由选择。”

  对此,郑州市第十九中学一名学生家长李女士表示反对:“孩子如果想学习,在哪里都能学,在这些家长的眼里,孩子就是学习的机器吧。”

  郑州市教育局:具体放假安排听学校

  针对以上学生反映的重度污染天气学校不放假一事,1月4日,郑州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政教处的一名教师向澎湃新闻表示,1月3日学校确实没有放假,但这个决定是是经过学校多方考虑、研究后决定的,“我们学校已经禁止了学生一切的室外运动,室内教学是不会影响学生健康的。”

  郑州市第十二中学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:“别的学校都没有放假,所以我们也没有放假。”

  郑州第十九中学办公室的教师1月4日说,学校一直都是按照教育局的通知在放假,从未存在不放假的情况,“昨天我们也通知高一高二放假了,高三是因为已经开学了,而且刚刚开学,很多都是住宿生,就继续上课了,但也停止了学生的课外课程。”

  同日,郑州市教育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:“我们已经下发了放假的通知,通知里面也写了,学校是可以自行进行调课的,具体学校怎么放假,还是要听学校的。”

  对于1月3日在红色预警的情况下,仍有不少高中继续上课,这名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学生可以反映到教育局,“我们如果发现了这样的情况,会对学校进行通报的。”

  4日,南京大学环境学院院长毕军告诉澎湃新闻,雾霾天学校停课的实际意义并不大,“雾霾在指数高低的情况下都是有危害的,停课也没用,停课其实只是代表一种态度。”他指出,雾霾天室内的污染指数肯定是要比室外低,但从科学意义上来说,这不取决于孩子在家还是在学校,“如果放假了学生就在外面玩,危害更大。”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张羽、陈亮、韩啸、梁欣欣皆为化名)

  畑野浩子郑州雾霾红警有高中未停课 教育局:学校有自主权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